18省份公布上半年GDP 你的家乡排第几?

赌博对家庭不负责任,特宝生物冲科创板:4成收入用来开会研发投入不足1成

赌博对家庭不负责任,特宝生物冲科创板:4成收入用来开会研发投入不足1成

赌博对家庭不负责任,本周五,上交所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将审议厦门特宝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宝生物”)的IPO申请。

特宝生物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有着20多年历史的老牌药企,曾因为业绩问题折戟创业板,之后转战科创板。

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一共向特宝生物发出五轮问询,有一个问题非常有趣――该公司年收入4亿,其中居然有4成用来开会!

4成收入用来开会

学术推广费流入酒店、旅行社

根据特宝生物10月22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特宝生物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4.48亿元,扣非净利为3064万元,对比已经登录科创板的医药类企业,这个成绩属于中等。

但该公司的毛利率却让投资者咂舌,2016至2018年,特宝生物毛利率分别为89.02%、87.1%和87.48%!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也已高达87.59%,高出同类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值。

对于药企来说,除了毛利率,研发费用率和销售费用率也是重要指标,而特宝生物的研发、销售有些极端。

报告期内,特宝生物的研发费用率一直处于10%以下,最低的时候甚至仅有3.2%,而其销售费用率则常年维持在60%左右。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特宝生物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19%、5.85%、9.06%、8.53%;销售费用率则分别为54.61%、62.95%、59.45%、60.95%。

不仅如此,截至2019年6月,特宝生物的700多名员工中,销售人员占比近一半,而研发人员只有100多人。

尽管研发项目占比较少,却依然引来了科创板上市委的问询。

特宝生物的主打药品一共有四种:派格宾、特尔立、特尔津、特尔康。其中派格宾主要用于治疗病毒性肝炎,如乙肝、丙肝;其他三种均用于肿瘤、放化疗、骨髓移植等造成的血细胞减少。

特尔立、特尔津、特尔康三款药品,上市时间分别为1997年、1999年和2005年,均超过15年,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这3款药品收入分别为2.05亿元、2.36亿元、2.59亿元和1.70亿元,收入合计占比为63%。

2005年后,特宝生物只上线了一款药品――派格宾,该药品于2002年立项,2016年在全国上市。自问世以来,派格宾在公司收入构成中逐渐取得了主导地位,到2018年,派格宾收入占比已达到42%。

10月20日的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特宝生物说明:派格宾在丙肝的治疗方面不具备优势,而在乙肝用药市场则份额较小;特尔立、特尔津、特尔康三款药品上市较早且竞争激烈;而公司正重点推进的几款药品均有同类产品在国内上市,未来市场竞争激烈。

多年没有新药上市,公司耗资巨大的“学术推广”就显得更加疑云密布。

前文提到过,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的60%左右,其中大部分为市场学术推广费用。

而所谓的学术推广,其实就是“开会”,在学术推广费中,99%都是会议费用。2018年,特宝生物用于“开会”的费用高达1.65亿,占应收的36.7%;2019年上半年,仅半年时间会议费用就达到了1.31亿,占营业收入的41.1%!

针对学术推广费的问题,特宝生物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称:学术推广费是指公司在全国各地召开“学术研讨会、医院科室推广会”等发生的费用,其费用明细则包括酒店、会场、餐饮、交通等,收款方包括旅行社、商务服务公司、酒店、学术机构等。

同时,特宝生物列举了“学术推广费”近三年的前五大付款对象,明细显示,除了中华医学会和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其余10多家均为各种旅行社、酒店、商务公司、广告公司等。

利润数据打架

涉嫌接受13份虚开增值税普票

从大股东关系来看,特宝生物是一家“家族”企业。

特宝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是杨英、兰春家族。

招股书显示,杨英与其配偶兰春,合计持股38.75%;孙黎与其配偶蔡智华,合计持股12.2%。值得注意的是,杨英、兰春的女儿和孙黎的儿子是夫妻关系,也就是说,这四人是儿女亲家,持股共计50.95%。

除了特宝生物,兰春、杨英夫妇名下的公司多达数十家,但最主要的是由二人共同持股的新英才投资集团和龙湾地产集团。龙湾地产集团成立于2010年10月,以住宅项目开发为主,业务涉及物业管理、酒店开发经营、商业开发运营等高端产业,旗下有11个二级公司同步发展,具有二级房地产开发资质。

特宝生物的第二大股东,是国产胰岛素行业的上市公司通化东宝(600867),持股33.94%。而对比通化东宝公布财报可以发现,特宝生物2016年的净利润数据不一致。

特宝生物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6年的净利润为2931.41万;而通化东宝2017年的年报显示,特宝生物2016年的净利润为3660万。

10月22日招股说明书(上会稿)

通化东宝2017年年报

特宝生物在谋求上市的过程中,是否存在虚报数据的问题,仍有待考量。

不仅如此,2019年8月,今年8月,国家税务总局武汉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接连公布多则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5家公司存在“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情况下对下游企业开具增值税普票”的违法情况,涉嫌接受虚开发票的主要为医药企业,其中就包括特宝生物。

上述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武汉南瑞洋广告有限公司和武汉达晶力广告有限公司分别于2018年1月2日至2018年12月31日、2018年1月17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在没有真实的业务交易情况下,向特宝生物开具13份增值税普通发票。

据中国网报道,特宝生物回应该事件称,公司财务并未收到这13份增值税普通发票。但上述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的虚开增值税普票时间是在2018年期间,而特宝生物当期销售费用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增长。

这家老牌医药企业,能成功登录科创板吗?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巴黎人网上赌场

上一篇:工信部透露运营商携号转网数据:移动转出最多 电信转入最多
下一篇:这一中国品牌5G手机将在美国开卖